主页 > 评论 > 正文

YY主播带你放飞自我怼烂片 直播+一脚踏入影视业

2017-03-27 08:46 来源: 责任编辑:admin

  烂片横行,怒怼人人有责!论花式吐槽我只服YY LIVE。今年的金扫帚颁奖礼前,YY LIVE率先邀请广大粉丝们评了个“Y脖树奖”,在与资深影评人程青松的“口水仗”中,带领广大网友直抒胸臆放飞自我的一众网红主播可没有输。

\

  作为眼下最大众化最平民化的娱乐方式,在广大人民群众越来越热衷于看电影的同时,也常常被个别不断创烂片底线新低的电影人伤透了心。那又怎样?以往你只能走出电影院跟朋友吐个槽,顶多发个朋友圈泄愤;现在可不同了,想怼烂片你可以上直播!看起来只是搭了个吐槽影评直播平台的YY LIVE,却可能剑指的是“直播+”下一个发力点,直接撬动直播与影视产业融合的大蛋糕。

  YY网友投年度烂片三甲 主播与知名电影人互撕

  作为网友心目中烂片评比大IP金扫帚奖的创始人,著名影评人程青松的江湖地位可是杠杠的。所以一听到他要上YY LIVE 59频道,围绕“年度最令人失望电影”的评选喷口水,YY的各路主播不禁撸起袖子就想来个口舌大战。

  说实话,看电影眼下已经成为国民老百姓的首要娱乐方式。谁一年到头没给电影院贡献个票房的,那些动辄上亿的票房,哪一个不是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。可是电影工业日益繁荣的同时,也扛不住烂片与票房同飞,忽悠和流量共存。因此,在一年一度的金扫帚评选之前,YY LIVE独家推出的“Y脖树奖”,候选者不要太多,竞争不要太激烈!

  3月17日,根据YY 网友的最新投票显示,烂片位列前三的电影依次是:《爵迹》、《长城》和《摆渡人》。结果在两天后YY全城直播的金扫帚奖评选中,《摆渡人》没有令人失望地拿下了“最令人失望影片”奖,而主演《长城》的女一号景甜则拿下了“最令人失望女演员”奖。

  不过,比赛果更精彩的是,YY当红主播鳕熊、衣柏溢、亚贝等各执一词,隔空和知名电影人的花样吐槽——“丢脸丢到国外去”、“特效比动画还难看”、“严重透支爱国主义者的信任”、“看爵迹结果女朋友也绝迹了”、“人家是浪费电影票,看这电影是连爆米花也浪费了”……论吐槽烂片的功力,我只服YY主播。

  作为国内最大、最专业的网络直播平台,YY LIVE这回乘着“华语电影315”行动的东风,迅速搭起的“烂片吐槽直播大会”显然闹出了不少动静——3月19日YY直播的金扫帚颁奖典礼中,最高在线观看人数高达350345人。

  YY LIVE此举不仅给网友一个即时发表影评的机会,也高调宣布推出一个面对中国亿万影迷的“花样吐槽”直播平台。妈妈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我看完烂片,满腔怒火没地方发泄,只能恨恨发个朋友圈了。

\

  受够了专业影评不愠不火 怼烂片还是直播吐得爽

  作为已经连续操作8年金扫帚评选的创始人,程青松也是首度选择跟直播平台合作。他坦言,“主要是看重直播这样一种非常特别、非常直接的表达方式。”

  “我想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,每次看完电影,大脑都还沉浸在电影的情节中,急于想吐槽这个电影。但这种交流和分享却局限于几个朋友之间。”

  直播就是上天给予“吐槽爱好者”们的机会,特别快捷,特别容易找到“小伙伴”互动,特别爽。“这对于爱好电影的观众,对于维护电影消费者权益,让电影界能更好地倾听消费者的声音,都是特别重要的。”

  对于资深影评人程青松而言,最值得重视的是利用直播来做影评的创造性意义。“据我所知在国内外应该都是没有先例的。这是一个具有开创意义的创举。这样的方式,这样的节目,坚持下去一定会引起哪些真正热爱中国电影、关注中国电影成长的人们的关注。”

  在以往,普通观众发表影评的渠道非常有限,虽然有豆瓣及部分电影分享平台,但与直播平台相比,即时性、互动性和聚集性都显得非常弱。在传统媒体上,对于一部电影的观感发声渠道,更是长期被专业行内人士所垄断。作为一种有着极高个人体验性质的娱乐方式,这些局限在小众精英群体的影评,这些可能来自被各种利益相关性影响的影评,真的能代表所有人的感受和喜好吗?

 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,否则也不会有那么观众受够了不愠不火的专业影评。YY LIVE用“直播+”插入影评领域,就等于在影评界彻底打破了专业与平民、小众与大众的隔膜,这种更“接地气”更鲜活的直播互动社交,等于把原来属于电影圈的影评特权完全下放,不仅真正实现让观众人人有份用口投票,而且无论是对烂片的“怼”和吐槽,还是对口碑之作的点赞都能直接传递出来,与专业影评深度互动。

  “聚集来自观众最直接的看法和呼声,我觉得这对中国电影来说,是非常珍贵的。”程青松说。

\

  创吐槽平台只是第一步 未来直播+插手影视不是梦

  然而,YY LIVE用直播插手电影业当然就不是只搭建个吐槽平台那么简单。本身就参与过直播的程青松已经领略过“瞬间和四五千人互动”的强大威力,对于“直播+”拓展到影视界将焕发的生机,他显然有着更多的想象空间——程青松三月底要出一本讲世界电影史上一百部青春片的新书,从1958年的《伯格曼的不良少女莫妮卡》到2011年台湾的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》,他就打算在直播间大家一起聊这些青春片,“可以聊一年”。

  而YY抢闸评出“Y脖树奖”的影响力更不可小觑——在3月19日YY直播的金扫帚颁奖典礼中,最高在线观看人数高达350345人。今年双方联手,无论是“Y脖树奖”还是“金扫帚奖”都大大增加了眼球吸引力,这就是直播+与影视业联手刷出的流量威力。

  经历了直播元年的国内直播平台,在发展上和影视业可谓天然有着和谐合体的基因——都要打造明星,都要吸引眼球,都要聚合粉丝。但正如程青松都充分认识到直播的威力,直播平台强大的互动和社交承载能力,更可能为影视界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  当红主播进入影视业,就如身怀绝技的选秀高手进入影视业发展一样,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。而影视作品和周边衍生产品的营销模式,更可能因为直播和直播群体(主播+粉丝+影评人+明星演员)的充分介入,而产生全新的进化。谁说未来的网络剧、连续剧不仅剧情可以随时让观众在直播中吐槽互动,甚至主播、粉丝们都可以与编剧、导演、演员直接PK,决定未来剧情和人物命运的走向?

  无论是参与感、场景化还是体验营销等概念,都将会因为直播与影视产业的融合,而焕发出丰富的变化可能。通过直播平台吐槽烂片只是第一步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未来,在直播屏幕之外的观众,必然对屏幕之内的生产者产生更深刻的影响。

  而一手搭建这一互动平台的YY,一脚用“直播+”踏入影视界的YY LIVE,无论是联手金扫帚还是直播颁发“Y脖树奖”,都只是拉开了这一聚变大幕的一角。